当前的位置:摩杰平台 > 生活 > “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上海大观园之

“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上海大观园之

作者:来源:摩杰平台发表时间:2020-03-01 09:00点击:

导读:上海游记攻略,摩杰平台攻略社区! 百万旅行家与驴友分享上海旅游心得、旅行玩法、游玩天数、行程路线、必去景点、美食推荐、当地特产、旅游花费等实用信息。要旅行,从摩杰平台开始。

天数:2 天 时间:7 月 人均:260 元 和谁:一个人
玩法:自由行,摄影,人文,周末游,火车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上海
大观园

发表于 2016-02-17 11:51

在中国,因一部小说而在南北两地耗费巨资兴建园林的非《红楼梦》莫属!  二十四年前我刚工作不久就参加了单位组织的上海大观园旅游,记得那时园内游人如织,热闹非常。  二十四年后当我再度重游时,没想到大观园已经门庭冷落,一幅衰败萧瑟的景象。书中的《红楼梦》写的是兴衰,而上海大观园居然在现实中又演绎了一番,不禁让人唏嘘不已。我不知道北京的大观园是不是也这样?

此为上海大观园之怡红院篇,欢迎各位红楼爱好者多交流指点。

 先上一张照壁图。  上海大观园正门前广场中有一大型照壁,其中一面是花岗石雕《女娲补天》。

 照壁的另一面是大理石雕《金陵十二钗》及警幻仙子、宝玉人像。

雕刻很精美,虽然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日嗮雨淋,整组雕像没有出现断裂剥落的现象,只是有了一些岁月的痕迹。  为了能看清楚人物细节,将图片分为三组,左面一组依次为:“妙玉、李纨、王熙凤、史湘云、巧姐和秦可卿”。

中间一组是“林黛玉、警幻仙子和贾宝玉”。  警幻仙子左手托着画册,宝玉双手伸向黛玉,眼神似乎很伤感又很无奈,黛玉一手拿着诗稿,虽然扭回头但并未对着宝玉,好像决然离去。

 右面一组依次为“薛宝钗、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贾元春。”  宝钗手执团扇对宝玉含情脉脉,迎春用手帕半遮面,露出娇羞女儿态,探春俊眼修眉,很精明强干的样子,而惜春手里拿着画卷(可能是大观园草图)面向元春。

 照壁后就是大观园了,门前的一对高2.5米的青石狮子有点来头,据说原是清朝乾隆年间某王府的镇宅之宝,后调拨给上海大观园的。

 进入大观园正门后,正如《红楼梦》所描写的“只见迎面一带翠嶂, 挡在前面”。  这太湖石砌成的小假山右侧通往林黛玉的潇湘馆,而这左侧的道路就是通往宝玉的怡红院了。

 “曲径通幽处”出自唐代诗人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  贾政等人进入山口后,“抬头忽见山上有镜面白石一块,正是迎面留题处。”贾政回头命宝玉题名,宝玉道:“尝闻古人有云:`编新不如述旧,刻古终胜雕今.'况此处并非主山正景,原无可题之处,不过是探景一进步耳.莫若直书`曲径通幽处'这句旧诗在上,倒还大方气派。”

 这是怡红院的外墙,倒也符合原著里所说的“粉垣环护,绿柳周垂”。  上海大观园里的怡红院建筑面积有899平方米,是次于大观楼的第二大庭院建筑。

沿着这指路石走,前面不远处就是怡红院的大门了。即将看到《红楼梦》里男主人公“富贵闲人”宝玉的住所,楼主内心有一点小小的激动。

终于来到了怡红院门口,抬头一望,“怡红快绿”四个砖刻字特别醒目。因为游客稀少,怡红院显得很幽静,不由得想起宝玉写的一首诗来:   “深庭长日静,两两出婵娟。   绿蜡春犹卷,红妆夜未眠。   凭栏垂绛袖,倚石护青烟。   对立东风里,主人应解怜。”

 在元春省亲的时候,曾对大观园有过一番评价,将怡红院排在潇湘馆和蘅芜院之后,是其喜欢的四大建筑之一,还特命宝玉各赋诗一首。这可苦了宝玉,幸好有宝姐姐和林妹妹帮忙解了围。  后来宝玉问黛玉住哪一处?黛玉选了潇湘馆,宝玉听了拍手笑道:“正和我的主意一样,我也要叫你住这里呢.我就住怡红院,咱们两个又近,又都清幽。”   从此大观园里“一个在潇湘馆临风洒泪,一个在怡红院对月长吁”,宝黛开始了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给“怡红快绿”来个特写。

怡红院的大门后还有一个垂花门,而垂花门又正对着前厢房,在同一视角上看到三扇门,给人一种庭院深深的感觉,这便是古典建筑的妙处。

 怡红院是一组二路三进的庭院建筑,穿过垂花门,左路是前厢房连接着宝玉的书房,右路是绛云轩,也就是宝玉和袭人,晴雯的卧室。另外还有作为养生处的东厢房以及“群芳争艳”的后厢房。

前厢房里面两边墙上挂着几幅《红楼梦》故事情节的国画。  这是其中的一面墙,从左至右,画的依次是“宝玉抓周脂粉钗环”、“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西厢记妙词通戏语”、“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画风感觉有点像刘旦宅先生,个人比较喜欢,只不知出自何人手笔?

 这是另一面墙,从左至右,画的依次是:“宝玉船头拜别贾政”、“栊翠庵茶品梅花雪”、“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和“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楼主学生时代极为痴迷《红楼梦》,曾经在自家墙上也画过《红楼梦》的故事,大概是画的还不错,所以没被家长骂。可惜房子拆迁了,画也没有用相机拍下来,不然保留到今天也是一份珍贵的记忆。

楼主在游怡红院时,居然没有碰到一位游客,偌大的院子里竟只有我一人倚槛追风。  室内寂静无声,花团锦簇,窗外绿意融融,鸟语枝头,不禁想起一句诗来:“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

这是宝玉的书房,相比黛玉和宝钗,空间要广阔的多,只是桌上积着厚厚的一层灰,想来有许久未打扫了。  贾政一直认为宝玉极恶读书,其实宝玉读的书并不少,而且活学活用。原著里虽然描写宝玉读书的情节不多,但都很生动。  比如第二十一回,宝玉和袭人等闹了点小矛盾,于是赌气去书房。书中写道:“宝玉拿一本书,歪着看了半天,因要茶,抬头只见两个小丫头在地下站着。一个大些儿的生得十分水秀, 宝玉便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丫头便说:"叫蕙香。" 宝玉便问: "是谁起的?" 蕙香道:"我原叫芸香的,是花大姐姐改了蕙香。" 宝玉道:" 正经该叫`晦气'罢了,什么蕙香呢!" 又问:"你姊妹几个?" 蕙香道:"四个。 " 宝玉道:"你第几?" 蕙香道:"第四." 宝玉道:"明儿就叫`四儿',不必什么`蕙香'`兰气'的.,那一个配比这些花, 没的玷辱了好名好姓。"一面说,一面命他倒了茶来吃。  楼主每读到此处,总是会心一笑,宝玉那可爱的孩子气自己何尝没有过?想像书房里这幅画面:“宝玉歪着头看书,两个小丫头在地下乖乖地站着。”真是有趣。

 书桌后的墙上挂着贾宝玉作的四时即景诗词立轴,是宝玉对大观园春夏秋冬的描述。  这真是一段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可以在春天一觉睡到自然醒,望望窗外那绵绵的细雨;可以在夏天一边喂鸟一边观圆荷泻露,或坐在水榭里摇扇纳凉;可以在秋天赏飘落的梧桐叶,在如水的月光里进入梦乡;可以在冬天扫新雪来煮茶,与美丽的女孩们一起喝酒作诗。  想想楼主这个年纪整日里埋头苦读,身边还没有红袖添香,做梦都不见“梅魂竹影”,满脑子只有“A,B,C,D,E,F,G,”宝玉的生活真是羡煞我啊。

 这是书房的另一侧,是宝玉下棋、会客之地。  前面摆放着一盆花,据介绍是翡翠玛瑙牡丹,但我怎么看都像是一盆塑料花。

 这是“通灵”匾额,所以上海大观园里宝玉的书房也叫“通灵书房”。  宝玉是衔玉而生,项上的“通灵宝玉”,“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一旦丢失就会失魂落魄,是宝玉的命根子。不过以“通灵”作为书房名怎么感觉有种聊斋的味道。

古代的书香门第,“琴棋书画”大多很擅长。《红楼梦》里就有多处描写下棋的场景。比如第四回,宝钗住进梨香院:“日与黛玉迎春姊妹等一处,或看书下棋,或作针黹,倒也十分乐业。”第七回,周瑞家的送宫花,“只见迎春探春二人正在窗下围棋。”  还有一种是赶围棋的游戏,比如第十九回,“宝玉只和众丫头们掷骰子赶围棋作戏.”第二十回,“贾环也过来顽,正遇见宝钗,香菱,莺儿三个赶围棋作耍,贾环见了也要顽。”等等。  这是宝黛二人下围棋的蜡像,边上两位丫鬟不知是谁?是“紫娟”?“晴雯”?还是“袭人”?

 《红楼梦》里虽然会下围棋的人很多,但好像没有明说谁的棋艺最高。  贾府三位小姐,迎春的丫鬟叫“司棋”;探春的丫鬟叫“待书”,“翠墨”;惜春的丫鬟叫“入画”。那么按照含义三人里面应该是迎春的棋艺最高。  第六十二回里有探春和宝琴下棋的情节,书中写道:“探春因一块棋受了敌,算来算去总得了两个眼,便折了官着,两眼只瞅着棋枰,一只手却伸在盒内,只管抓弄棋子作想”。感觉好像宝琴比探春的棋艺略高一筹。  第一百一一回写妙玉和惜春下棋:“那时已是初更时候,彩屏放下棋枰,两人对弈.惜春连输两盘,妙玉又让了四个子儿,惜春方赢了半子。”显然妙玉的棋艺比惜春高多了。  只是不知宝黛二人下棋,谁胜谁负呢?  将镜头拉近,从两人的神态上看,好像宝玉要更气定神闲些,估计这盘棋林妹妹要输了^_^

 给宝玉的书房来张全景照,里面陈设着各种红木家具,看上去富贵典雅,古色古香。

在前八十回中经常有写宝玉有事没事的就住黛玉的潇湘馆跑,而写去宝钗的蘅芜院却极少,还是在宝钗搬出蘅芜院后,在第七十八回里有提及。  相反,宝钗来怡红院倒有多次,在第二十六回里有这样一段文字:“谁知晴雯和碧痕正拌了嘴,没好气,见宝钗来了,那晴雯正把气移在宝钗身上,正在院内抱怨说: “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  从这一点上看来,宝玉是主动追求黛玉而宝钗则是主动追求宝玉。虽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纸,但显然宝玉和宝钗之间的那层纸比山还要厚重。我以前在读《红楼梦》时一直在想为什么宝玉只念木石前盟而不要金玉良姻呢?  穿过这道门,就是宝玉的居住之所“绛云轩”了。

原著中是这样描述的:“院中点衬几块山石,一边种着数本芭蕉,那一边乃是一棵西府海棠,其势若伞,丝垂翠缕,葩吐丹砂。”  西府海棠红艳,芭蕉叶青绿,这是两种对比鲜明的颜色,也是“怡红快绿”的前名“红香绿玉”的由来。  我注意到整个大观园里只有三处建筑有种芭蕉,一是怡红院,二是潇湘馆,三就是秋爽斋。记得第六十三回里湘云抽的是海棠花,海棠诗社也是史湘云夺魁。那么怡红院里种这两类植物,是否暗示着主人公最欣赏黛玉,探春和湘云这三人呢?

在这院中还发生过一件事,就是“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宝玉房中有一大群丫头,但是敢和宝玉直接发生正面冲突并气的宝玉浑身乱战的,只有晴雯一人而已。可怜的宝玉向袭人道:"叫我怎么样才好! 这个心使碎了也没人知道。"还流下了眼泪。  丫鬟居然把少爷气哭,这在现代人看来可能不算什么,但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是逆天的。  不过宝玉是个“见了女儿便清爽”的人,所以事后为博晴雯一笑便演出了撕扇子这出戏。  在历史上为博美人一笑最著名的例子当数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了,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夏桀,因为宠妃妹喜喜欢听撕裂锦帛的声音,所以他为博妹喜一笑,就让人拿着锦帛,一块一块地撕扯。以上二人最后都丢了江山,所以后世认为这是亡国的行径。  虽然“晴雯撕扇”画面太美,一直被红楼迷们所津津乐道,但是否有一种可能,即这是作者自我警醒,暗示贾府败亡的先兆呢?  原著里晴雯是睡在乘凉枕榻上的, 不过在这里我只看到了一个石凳,权且就想象为晴雯撕扇之处吧。

 原著中“绛云轩”是宝玉书写,晴雯贴在门斗上的。晴雯说为了贴字手都僵冷了,宝玉听了,笑道:“我忘了,你的手冷,我替你渥着。”宝玉真是很体贴人,这也难怪那么多人喜欢他。  那么宝玉的字写的如何呢?  文中有这样一段:“ 一时黛玉来了,宝玉笑道:"好妹妹,你别撒谎,你看这三个字那一个好?" 黛玉仰头看里间门斗上, 新贴了三个字, 写着"绛云轩"。黛玉笑道: "个个都好。怎么写的这们好了? 明儿也与我写一个匾。"宝玉嘻嘻的笑道 :"又哄我呢。"”  另外第二十九回里还有这样一段:“ 张道士道:“前日我在好几处看见哥儿写的字,作的诗,都好的了不得,怎么老爷还抱怨说哥儿不大喜欢念书呢?”  由此看来宝玉的字写的确实不错。不过我在读《红楼梦》时发现了一个问题。  第七十回:“原来林黛玉闻得贾政回家,必问宝玉的功课,------,探春宝钗二人每日也临一篇楷书字与宝玉,宝玉自己每日也加工,或写二百三百不拘。至三月下旬,便将字又集凑出许多来。”  学过书法的人都知道,这笔迹是很难模仿的,探春,宝钗字写的再好与宝玉肯定不同,尤其是笔力,即使是临摹。由此看来这贾政问宝玉的功课也是粗枝大叶的,否则怎么会发现不了笔迹的不同呢?

宝玉有四大丫鬟,最早在第五回中提到,是“袭人、媚人、晴雯、麝月”四个,没有秋纹。奇怪的是“媚人”此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而“秋纹”直到第十九回才出场,以后四大丫鬟就变成了“袭人、晴雯、麝月、秋纹”了。  说起这四大丫鬟,袭人、麝月、秋纹为一类,晴雯则是另一类。在第七十七回中宝玉怀疑袭人等告密使晴雯蒙屈,曾对袭人说:“你是头一个出了名的至善至贤之人,他两个又是你陶冶教育的,焉得还有孟浪该罚之处!”  我在读《红楼梦》时感觉“袭人”、“晴雯”和“秋纹”的性格为人前后比较一致,但“麝月”的描写似有点矛盾的地方。  比如在第二十回中:“宝玉独见麝月一个人在外间房里灯下抹骨牌。宝玉笑问道:“你怎不同他们顽去?”------麝月道:“都顽去了,这屋里交给谁呢?那一个又病了。满屋里上头是灯,地下是火。那些老妈妈子们,老天拔地,伏侍一天,也该叫他们歇歇,小丫头子们也是伏侍了一天,这会子还不叫他们顽顽去。所以让他们都去罢,我在这里看着。”宝玉听了这话,公然又是一个袭人。”看起来麝月是做事很尽心周到的一个人。  但在第五十一回中:“晴雯自在熏笼上, 麝月便在暖阁外边。至三更以后,宝玉睡梦之中,便叫袭人,叫了两声,无人答应,自己醒了,方想起袭人不在家,自己也好笑起来。晴雯已醒,因笑唤麝月道:"连我都醒了,他守在旁边还不知道,真是个挺死尸的。"麝月翻身打个哈气笑道:"他叫袭人,与我什么相干!"”这时的麝月又变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如果这话是秋纹所说倒很合情合理,但出自袭人影子的麝月似不合理,除非她以前的周到尽心是伪装的。  这是“绛云轩”最左面的袭人、晴雯房间,窗下的床是大理石面。

 大观园里的窗很有古典艺术美,无论是潇湘馆、蘅芜院、秋爽斋还是怡红院,几何图案各有特色,形式多样,造型精美。  每一扇窗外或花木扶疏或竹影摇曳,都从外向里透着自然的诗意。  而居住的人也会因性情的不同,对窗外的景色生出别样的感悟。  比如同样是冷雨敲窗,黛玉会伤感念道:“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 。”而宝玉则会写道:“枕上轻寒窗外雨,眼前春色梦中人。”  这是怡红院“绛云轩”里的一扇窗,但见窗外绿色隐隐,正是“春柳春花满画楼”。

在原著中宝玉的卧室是隐藏在穿衣镜后面的,第四十一回里刘姥姥“伸手一摸,再细一看,可不是,四面雕空紫檀板壁将镜子嵌在中间”。  但在上海大观园里却将穿衣镜放在了“绛云轩”的中间过道上,可能是机关比较难设计或者就为了方便游客观赏吧。  这是穿衣镜周围的红木嵌玉漆雕屏风,很精美。

穿衣镜中映出了我拍照的身影,当时我歪戴着帽子,一只手撑着雨伞,一只手拿着笨重的单反相机斜着身子正在取景,别提多累了。  旅游摄影有两大难点,一是景区游客太多,镜头里人头都挡住了风景,幸好在大观园里没碰到这种情况;二是时间太紧,行程都安排好了,很多景点只能是匆匆一瞥,所以难免拍成了到此一游照。  拍照很简单,但要拍的好就不容易了,里面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

 前面提到四大丫鬟的顺序是“袭人、晴雯、麝月、秋纹”,这是按地位排的序,以袭人居首。那么在宝玉的心中或者说在曹公的心中谁排名第一呢?  第五回里宝玉在"薄命司"翻看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一的居然是晴雯,其二才是袭人。而且从前八十回里看宝玉喜欢晴雯更多点。晴雯是比较任性,甚至有点恃宠而骄的,得罪过很多人,把宝玉都气哭过。但宝玉为什么反而更喜欢她,甚至派晴雯给黛玉送手帕呢?仅仅是因为她貌美吗?显然不是,而是因为晴雯身上有很可贵的品质,是袭人、麝月、秋纹所没有的,那就是率真不媚上而且有义气。  送手帕这种私密的事如果派其他三人送保不准会传到王夫人的耳朵里,所以只能是派极忠心极可靠且不媚上讲义气的人完成,换句话说正因为晴雯有这样的品质所以才成了宝玉的心腹之人,宝玉才会容忍她的缺点。  由此我想到了可怜的尤二姐,凤姐的厉害之处就是先把尤二姐骗进来,然后把尤二姐的丫鬟全部遣散换上自己的人,使尤二姐身边全是她的耳目,一举一动都被监视,并且被丫鬟们作贱,而尤二姐没有一个可靠且忠心的丫鬟可供使用,这样就完全被孤立起来了。  因此可以想见当晴雯被逐出大观园后,宝玉的身边都是媚上的袭人等人,王夫人对宝玉掌控的更加严厉,宝玉的心情可想而知是多么郁闷了,这也使他更加怀念起晴雯来。  “绛云轩”的右侧便是宝玉的卧室了,我看到一个小孩的蜡像,难道他就是宝玉?

 终于一睹宝玉卧室的真容了,只见里面还有一个老太。原来那个小孩不是宝玉,而是板儿,老太便是刘姥姥了。  这个场景应该是取自第四十一回,只不过板儿并没有在宝玉的卧室里出现过,而是袭人才对。  刘姥姥酒醒后曾对袭人说:“这是那个小姐的绣房,这样精致? 我就象到了天宫里的一样。”

 当我看到宝玉卧室里的这张床时,心里有些疑惑,记得二十六回里贾芸去见宝玉,书里说:“只见小小一张填漆床上,悬着大红销金撒花帐子。”  这卧室里的床明显是架子床,根本不是小小一张填漆床。后来一想觉得可能是自己的理解有误,过去一直认为宝玉是在卧室里见的贾芸。但卧室是很私密的地方,一般是不会让外人进的,所以贾芸应该是在怡红院里屋的某间看见宝玉的。  那么小小的填漆床它在哪儿呢?

 在四十一回里,刘姥姥迷了路,沿着石子路慢慢走,文中写道:“只见迎面忽有一带水池,只有七八尺宽,石头砌岸,里面碧浏清水流往那边去了,上面有一块白石横架在上面。”  上海大观园的怡红院里也有这样一个水池,位于“绛云轩”和东厢房,后厢房之间的位置。池上建有凉亭名“邀月”,挂的对联是:“清风遇竹有生趣,流水娱人无尽期”。

说起刘姥姥来,真是一个不简单的乡村老太太。  在家里生活濒临绝境的时候,一进荣国府,得银二十两加一吊钱。有人曾计算过当时的银子值现在多少人民币,不过差距比较大,低的大约值3000多,高的大约值13000多。但不管怎样,刘姥姥从贾府掘的第一桶金挽救了一家人,此后日子逐渐好转起来。  二进荣国府收获就更丰厚了,当然这是靠刘姥姥善于察言观色,见人说话,自扮小丑为博贾母等人欢心换来的。  这段描写非常精彩传神,我甚至在想,曹公落魄后是否也有打秋风的经历呢?  刘姥姥很有喜剧天份,要是在现代,估计会成为女版赵本山吧。

  那么对于刘姥姥,贾府的少爷小姐们又是怎么看的呢?黛玉讽刺为“母蝗虫”可以说是代表。  这是因为众人一致笑赞就表明他们的态度和黛玉是一样的,只不过嘴上没说出来而已。还有个妙玉反应更夸张,只因刘姥姥喝了她的茶,她就说:“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他。”  对于这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族子弟来说,穷人的生活他们不懂,所以也情有可原。  只是黛玉和妙玉的反应有点过,按理她们两人都在贾府寄人篱下,应该比别人更同情理解刘姥姥些。  也许是因为她们身上都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清高,因此看不惯刘姥姥打秋风的做法吧。  这是溪内的汉白玉雕灯笼,如果在夜间亮灯的话,定是别有一番韵味。

 这是“邀月”亭对面的东厢房,隐约可见里面的檀香木雕大理石屏风。

东厢房分为三间,左右两间布置大体相同,都是红木家具,陈列着瓷瓶,墙上挂有古红木大理石挂屏。  有红学家认为林如海死后曾有笔巨额遗产给黛玉,价值大约有三两百万之多,依据就在第七十二回里贾琏所说:“这会子再发个三二百万的财就好了”。联想到黛玉之父的官职,黛玉的家里有这笔钱是极有可能的。  不过贾府挪用了这笔遗产,主要是用在了盖大观园的支出上。如此说来这怡红院里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也有黛玉的资助啊。

 这是宝玉的藏书柜,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庄子》,《会真记》或者武则天,杨贵妃的外传野史等?  那个时候没有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不然宝玉没准也会成为武侠迷,那么《红楼梦》里或许还会有一段比武招亲的情节了。

前面提到贾府挪用了这笔钱,那么黛玉知道这件事吗?  有红学家认为从黛玉进贾府的年龄上判断,起初应该是不清楚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以黛玉的聪慧必然会起疑心。只不过一是碍于情面不好开口讨要,二是自己已经心属宝玉,想想反正都是一家人,就当做嫁妆提前预支吧。  所以当黛玉后来得知贾府的意向不是自己,打击才会这么大,因为这时她是人财两空,一无所有了。  这是东厢房的另一间。

在东厢房的中间,我终于看到了这“小小的填漆床”,想来贾芸就是在这里见的宝玉。  这种床应该是榻,作为宝玉读书养心之地,比较随意。所以贾芸才会看到:“宝玉穿着家常衣服,靸着鞋,倚在床上拿着本书。”

小桌上摆了一盆水果,不过是复制品,我忽然想起书中的一个情节来。  第六十四回,宝玉去潇湘馆看黛玉,将过了沁芳桥时, 遇见“雪雁领着两个老婆子,手中都拿着菱藕瓜果之类”。  一问缘由,原来是黛玉拿瓜果祭奠,宝玉想到:“但我记得每年到此日期老太太都吩咐另外整理肴馔送去与林妹妹私祭, 此时已过。大约必是七月因为瓜果之节,家家都上秋祭的坟,林妹妹有感于心,所以在私室自己奠祭, 取<<礼 记>>:`春秋荐其时食'之意,也未可定。”  古人对祭祀是很重视的,瓜果也是祭品之一,黛玉摆瓜果于内室,正是拜祭已故亲人了。

 这里是后厢房,平时是宝玉的膳食用房,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即在这里举行。  里面有一组“群芳夜宴”的蜡像群,不过这些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蜡像制作有些粗糙,再加上年久,除了林黛玉的蜡像,其他是又黑又黄又油,像是得了肝病或者被烧烤过,外加天花麻子脸和蜘蛛网面纱,可谓惨不忍睹,说是“百鬼夜宴”也不为过。  楼主的胆子还算大的,但要我在这里过一夜,也觉得心慌慌:)  我花了不少时间进行后期处理,虽然仍然不尽满意,但基本上恢复了原貌。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是我最喜欢读的段落之一,也是《红楼梦》由盛而衰的转折点。  宝玉过生日其实前面有所描述,不过六十三回的生日宴是有些特别的,是他的丫鬟们凑钱为他过的。  文中这样写道:“袭人笑道 :“你放心,我和晴雯、麝月、秋纹四个人,每人五钱银子, 共是二两。芳宫、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他们有假的不算共是三两二钱银子,早已交给了柳嫂子,预备四十碟果子。我和平儿说了,已经抬了一坛好绍兴酒藏在那边了。我们八个人单替你过生日。”宝玉听了,喜的忙说 :"他们是那里的钱, 不该叫他们出才是。"晴雯道:"他们没钱,难道我们是有钱的! 这原是各人的心。 那怕他偷的呢,只管领他们的情就是。"  丫鬟们的月钱是较少的,但她们还是肯凑份子为宝玉庆生,这份情谊着实让人感动。  这是生日宴的主角宝玉的蜡像,我仔细瞧了瞧,感觉和87版的宝玉扮演者欧阳奋强有几分像。

那么参加宝玉生日宴的有几人呢?起先是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四大丫鬟加芳宫、碧痕、小燕、四儿以及宝玉共九人。  后来在小燕的提议下,又邀来黛玉、宝钗、探春、李纨、宝琴、湘云、香菱七人,所以总共是十六人。  另外还有一人虽未参加但送来了贺贴,这就是妙玉。  这里的“群芳夜宴”群像共有十一人,分为两桌,宝玉站在居中的位置。

 这些参加宝玉生日宴会的人,大约是对宝玉最亲近的或者说是和宝玉最合群的人了。另外几人,比如迎春、惜春、王熙凤等都没参加。  一群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少男少女无拘无束地围坐在炕上,他们猜拳唱曲,饮酒掣签,欢声笑语,好不快活。这样美好的生日宴一定是会让人终身难忘的,想来曹公在写这篇时回忆起当年的场景,也会感慨万千吧。  这是以宝钗为首的一桌,坐的是宝钗、探春、湘云、芳官和宝琴五人。

 宝钗是第一个掣签,原著中写道:“大家一看,只见签上画着一支牡丹,题着"艳冠群芳"四字,下面又有镌的小字一句唐诗,道是: 任是无情也动人 。------众人看了,都笑说:“巧的很,你也原配牡丹花。”  牡丹是花中之王,也是花中富贵者。寓意雍容华贵,国色天香。以牡丹代表宝钗,是对她极高的评价。  宝钗的容貌也很美,“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是绝色的人物”。她不喜欢花儿粉儿,是天生丽质的素颜美女。  这里的宝钗蜡像就没那么漂亮了。

 接下来是芳官唱曲,她先唱“寿筵开处风光好。”结果众人不喜,只得细细的唱了一支《赏花时》:   “翠凤毛翎扎帚叉,闲踏天门扫落花。您看那风起玉尘沙。猛可的那一层云霞,抵多少门外即天涯。------”  这里有一个细节,书中写道“宝玉却只管拿着那签,口内颠来倒去念"任是无情也动人",听了这曲子,眼看着芳官不语。”这代表什么意思呢?  芳官唱的这首《赏花时》,是何仙姑在蓬莱门外扫花时所唱的一首曲子。当时天庭蟠桃盛宴在即,但吕洞宾却忙于超度凡人,何仙姑怕吕洞宾耽误了蟠桃宴,于是就唱了这曲。  有道是唱者无意,听者有心。宝玉显然是听出了弦外之音,似乎是劝他不要错过与宝钗的姻缘,否则就会空留余恨,因而沉吟不语。  芳官是个很活泼聪明的小姑娘,性子中还有一些任性和泼辣。她的容貌也不错,在与宝玉喝酒划拳时“面如满月犹白,眼如秋水还清”。  不过这里的芳官蜡像感觉有些成熟,下巴也尖了些。

  宝钗之后是探春掣签,文中写道:“伸手掣了一根出来,自己一瞧,便掷在地下。------众人不解,袭人等忙拾了起来,众人看上面是一枝杏花,那红字写着"瑶池仙品"四字,诗云: 日边红杏倚云栽。注云:"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 众人笑道:"------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说着,大家来敬。探春那里肯饮,却被史湘云、香菱、李纨等三四个人强死强活灌了下去。”  这里探春的蜡像低着头坐在宝钗的身边,大约是羞红了脸的缘故吧?

湘云掣的签是是一枝海棠,题着"香梦沉酣"四字。那面诗道是: 只恐夜深花睡去。  湘云是很开朗活泼的,还有一点比较有趣,就是咬舌头吐字不清,曾被黛玉打趣过。可爱的史大姑娘虽然是出自“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的史家,但其实是个苦命的小姐,父母早亡,平时每月只有几串钱的待遇,和贾府的丫鬟差不多。  关于湘云的结局是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她是投水而死的,有人认为她是沦落风尘,87版的红楼梦选的是后者。  湘云好男装,有侠女的气质,不过书中并没有对湘云容貌的描写。  这里的湘云蜡像就不敢恭维了,头上插满了花,感觉像傻大姐似的。

前面说了宝钗这桌共有五人,除了宝钗、探春、湘云和芳官外,还有一人就是宝琴。  读《红楼梦》感觉宝琴是个迷,不仅才貌双全而且似乎完美无瑕,简直是神仙样的人物,却偏偏没有列入十二钗之列。  在宝玉的庆生宴上她虽然出席了,但没有参与掣签,甚至连她的音容笑貌也一个字都没提及,真是怪哉。

这是另一桌,坐的是李纨、袭人、晴雯、黛玉,还有一人的牌子掉了,不知是谁,可能是香菱,也可能是麝月。

 李纨抽到的签是一枝老梅,写着“霜晓寒姿”四字,那一面旧诗是:竹篱茅舍自甘心。  李纨是一个寡妇,书里写她青春丧偶,槁木死灰。其实我看她在大观园里的表现倒是很活跃的,还是诗社社长。  李纨一方面给人心善面软的好印象,另一方面却精于计算,是个敛财高手,估计她积攒了至少六千多两银子的财产,换算成现在的人民币,也有二三百万了。  而且她把这些银子转移到了娘家,所以贾府抄家才没有被充公。这些财产使她有能力教养贾兰,最后爵禄高登。  总体而言,李纨给人的印象应该是比较内敛含蓄的。不过这里的蜡像,眼睛好像太犀利了些,感觉像王熙凤了。

 在李纨身边的是袭人,袭人是最后一个抽签。书中写道:“------袭人便伸手取了一支出来,却是一枝桃花,题着"武陵别景"四字,那一面旧诗写着道是: 桃红又是一年春. 注云:"杏花陪一盏,坐中同庚者陪一盏,同辰者陪一盏,同姓者陪一盏." 众人笑道:"这一回热闹有趣。" 大家算来,香菱、晴雯、宝钗三人皆与他同庚,黛玉与他同辰,只无同姓者。芳官忙道:"我也姓花,我也陪他一钟." 于是大家斟了酒。------”  袭人是宝玉的四大丫鬟之首,我注意到,在前八十回里,大观园中被公认为“贤”的只有两人,一是李纨,二就是袭人了,连宝钗都不算。还有一点,宝玉曾说过当和尚的话,对象只有两人,一是黛玉二还是袭人,可见袭人在宝玉心中的地位。  不过有“贤”号是否是至善至美之人呢?其实未必,我感觉作者反倒有一种嘲讽的意味。袭人是颇有心机的,而且极能隐忍,这在她与晴雯的争吵表现中可以看出。  宝玉对袭人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袭人善于在生活上照顾宝玉,没有人比她更细致耐心,晴雯等都不行;另一方面宝玉又对她的为人不齿,特别是她成了王夫人的耳目。

站在袭人边上的是晴雯,不过第六十三回里并没有晴雯抽签的情节描写。  晴雯是那种有能力有脾气的人,但性子火爆,而且直言快语,容易得罪人,宝玉对她是比较宽容的,但没了保护伞其结局就比较悲惨了。  虽然王夫人的护子之心可以理解,但对晴雯的手段过于狠毒,没有吃斋念佛之人应有的慈悲心肠。而且从全文看,王夫人是有极强的权利欲的,她支持金玉之说反对宝黛结合是最好的注解。虽然平时跟木头人似的不大说话,但一出口就击中要害,从其向老太太解释驱逐晴雯的理由中可见一斑。  楼主对87版的晴雯印象最深,10版的看过一些,不过不喜杨幂的表演,可能是导演对晴雯角色的设定有问题。有意思的是10版的演员中如今最出名的反而是她。  这里的晴雯蜡像很难看,丝毫没有风流灵巧的美人样,严重鄙视制作者的审美。

香菱掣的是一根并蒂花,题着“联春绕瑞”,那面写着一句诗,道是:连理枝头花正开。  如果光看这句会觉得有些费解,不过此句出自朱淑贞《落花》诗:“连理枝头花正开,妒花风雨便相摧。愿教青帝长为主,莫遣纷纷落翠苔。”这样就比较清楚了。  麝月抽的是荼蘼花,题着“韶华胜极”四字,那边写着一句旧诗,道是:开到荼蘼花事了。 麝月应该是贾府败落后最后陪在宝玉身边的人。  这里站在晴雯身边的蜡像由于胸前的牌子掉了,不知道是香菱还是麝月,各位看看她像谁吧?

 香菱后是黛玉掣,书中写道:“黛玉默默的想道:"不知还有什么好的被我掣着方好。"一面伸手取了一根,只见上面画着一枝芙蓉,题着"风露清愁"四字,那面一句旧诗,道是: 莫怨东风当自嗟。注云:"自饮一杯,牡丹陪饮一杯。"众人笑说:"这个好极。除了他, 别人不配作芙蓉。"  “莫怨东风当自嗟”这句出自欧阳修《明妃曲·再和王介甫》诗,其前面一句是“红颜胜人多薄命”。  黛玉死的早当是没有异议了,只是究竟是怎么死的?有人从其判词的“玉带林中挂”这句推断是自缢而死的,“玉带林”倒过来就是“林黛玉”的谐音。不过假如这个推断成立,那么“金簪雪里埋”怎么解读?难道宝钗是在大雪纷飞那天死的?  还有人从黛玉和湘云联诗,“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中认为黛玉也是投水而死的。  黛玉的“葬花吟”中有“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我倒是觉得黛玉是病死后葬在大观园里的,就在那日同宝玉葬桃花的花冢之处。  这是黛玉蜡像的侧面照。

我看过87版,89版和10版的一部分,最喜欢89版的扮演者陶慧敏,其次是87版的陈晓旭,10版的蒋梦婕那婴儿肥不符合黛玉的形象,特别是那个铜钱头太恶心人了。  我不是追星族,唯一留有的演员签名就是陶慧敏的了,她的字写的不错哦。  来一张黛玉蜡像的正面照。

说起黛玉又想起她的丫鬟紫鹃来。紫鹃是位好姑娘,如果抛开阶层地位,她可以称得上是黛玉的知心姐妹,闺中密友。  除了一心一意服侍黛玉外,她还有心做了一回红娘,可惜搞砸了,不过倒也试出了宝玉的真心。  紫鹃的有情有义在黛玉病逝的前后表现的淋漓尽致,当然其结局也是很悲惨的。  当我刚看到蜡像群时,对站在黛玉身边的人第一反应是紫鹃,后来想起六十三回中紫鹃并没有出现,所以排除了。但是把黛玉和香菱放在一起怎么都觉得是黛玉和紫鹃这对苦命的主仆。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晃就过了二更,薛姨妈便打发人来接黛玉,众人于是纷纷离去。  此后贾府是非不断,逐渐走向没落。绣春囊事件引发抄检大观园,这最后的一片理想家园也未能幸免,最终诸芳流散。  给后厢房的“群芳夜宴”像来一个全景。

 在宝玉书房的后面有一小片竹林,虽然不及潇湘馆那千百竽翠竹遮映,倒也“竿竿青欲滴,个个绿生凉。”

 前面说过,我以前在读《红楼梦》时一直在想为什么宝玉只念木石前盟而不要金玉良姻呢?  看宝钗多好,长的漂亮,身体健康,知书达礼,博学多才,善于交际,讨人喜欢,绝对是最佳贤内助,真是天上掉下一个宝姐姐啊。可为什么宝玉要说:“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后来一想,这是因为我是现代人而且是局外人,我的观点是基于现代人的价值观和局外人的功利性为着眼的。  宝玉的言行举止在我这个现代人看来没什么,但在他那个时代却是惊世骇俗的,所以才被人评为疯疯癫癫,秉性乖张。他的叛逆性格,对封建礼教的不满和反感使他与宝钗很难在理念上达成一致。  宝钗的时时规劝也会让宝玉这样的人难受不已(其实我也一样^_^)  而且宝玉和黛玉是青梅竹马从小睡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长大的,他们之间的感情远比后来者宝钗深厚的多。  爱情是很难言状的,很多时候局外人根本无法理解,正所谓:“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那一种。”  宝黛的悲剧是在他们所处的时代无法自由恋爱,婚姻没有个人选择,当然这也是宝钗的悲剧,也是古时候所有有情人难成眷属的悲剧。

中国的园林建筑很有艺术性,细细观察怡红院,也能看出营造者的匠心和审美情趣。  前面提到窗的形式多样,其实墙和门也大有讲究。  墙既可隔开内外空间,也可打穿部分,将墙外的景引入墙内,以增加纵深感,空间感和美感。  在抄手游廊中行走,墙内墙外皆是景,使游客处处好奇时时留意,增加了游览的趣味。

 此外,几何图案丰富,有正方形、长方形、菱形、六边形、八边形、扇形、圆形、梅花形等等。  透过墙洞,从不同的角度欣赏景物,再加上春夏秋冬植物四季变化以及晨夕的光线不同,可以欣赏各种丰富多彩的立体图画。

 园林中比较常见的是月洞门,其形状如满月。不过门洞也不是千篇一律的,比如怡红院里的这扇门洞,形状如花瓶,里面再种些植物,非常别致有趣。

这是怡红院垂花门的砖雕。

 通过这道月洞门,在通灵书房后面还有一处水榭建筑,这便是“千红一窟”。

 “千红一窟” 出自《红楼梦》第五回,书中写道:“大家入座,小丫鬟捧上茶来。宝玉自觉清香异味,纯美非常,因又问何名。警幻道:“此茶出在放春山遣香洞,又以仙花灵叶上所带之宿露而烹。此茶名曰‘千红一窟’。宝玉听了,点头称赏。”

 在第二十三回里,黛玉经过梨香院时,听见墙内笛韵悠扬,歌声婉转。只一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便十分感慨缠绵。  一直以来身处“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的宝玉,在突遭家庭巨变后,从金满箱,银  满箱到展眼乞丐人皆谤,更是感到命运无常,人生如梦。  鲁迅先生曾说“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了。”但鲁迅的时代可以选择走不一样的道路,而宝玉的时代则没有别的出路可寻,他只能在孤独中,痛苦中,绝望中挣扎,直到生命的终点。  我想他在临终之时定会想起与姐妹们在大观园里的那段美好岁月,想起他曾对姐妹们说的话:“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

(完)


    上一篇:申@雪
    下一篇:金橙剧院韩版音乐剧《寻梦的猫》(八)

相关文章
娱乐推荐

更多

凡所过往皆成光点,肖战全新数专暖心上线 最近微博接连爆出了无数重锤,大家都感觉自己仿佛是被瓜田包围的...
由优酷全网独播,杨文军执导,罗晋、李一桐、 由优酷全网独播,杨文军执导,罗晋、李一桐、黄志忠、张志坚、苗...
古装传奇剧《庆余年》正在腾讯视频、爱奇艺持 古装传奇剧《庆余年》正在腾讯视频、爱奇艺持续热播。...
    生活推荐

    更多

    上海-花鸟岛的小时光 M23****3474发表于20上海游记攻略,摩杰平台网攻略社区! 百万旅行家与驴友分享上海旅...
    魔都旅游,四个人少好玩的小众景点打卡攻略上海游记攻略,摩杰平台网攻略社区! 百万旅行家与驴友分享上海旅...
    古色古香:记忆中不曾消失的朱家角古镇朱家角游记攻略,摩杰平台网攻略社区! 百万旅行家与驴友分享朱家...
    明星推荐

    更多

    由史赫然编剧并执导,吴倩、杨玏、郑雅文、代由史赫然编剧并执导,吴倩、杨玏、郑雅文、代旭领衔主演的精品律...
    JTBC新剧《18岁的瞬间》公开邕圣祐、金香起、申JTBC新剧《18岁的瞬间》公开邕圣祐、金香起、申承浩三人海报,真实...
    广电总局5月电视剧备案公布由陈坤 徐若瑄 李冰广电总局5月电视剧备案公布由陈坤 徐若瑄 李冰冰主演电影《云水谣...
    时装推荐

    更多

    袁姗姗这样穿真的不怕冷吗 明星们冬天露腿只为袁姗姗这样穿真的不怕冷吗 明星们冬天露腿只为好看。看到了袁姗...
    冬日保暖穿搭羽绒服也能穿出时尚感 赶紧学起来冬日保暖穿搭羽绒服也能穿出时尚感 赶紧学起来吧。那么冬日穿搭...
    发型推荐

    更多

    同款-晚晚的丸子头怎么扎分析 网红贵妇晚晚扎晚晚的丸子头怎么扎分析?网红贵妇晚晚扎丸子方法技巧,晚晚的丸...
    今年流行什么样的发型 别让你的发型毁了你的气好看的发型能给一个人的气质加分不少,所以女人一定要找到适合自...
    同款-宋祖儿短发造型应该怎么剪 网红风短发少宋祖儿同款短发造型应该怎么剪?宋祖儿网红风短发少女可甜可盐,...
    美容推荐

    更多

    小贴士:冬季美白大好季节 这几种美白方式让你导读:冬天到来其实是对想要美白的小伙伴的最佳时机,这个时候紫...
    科普-补水仪使用步骤怎么使用最好操作 是先护补水仪使用步骤怎么使用最好,是先护肤还是先用补水仪,纳米喷雾...
    关注-宋茜皮肤怎么变白的 宋茜养颜秘诀曝光白宋茜皮肤怎么变白的?宋茜在韩国多年学习到许多护肤心得,宋茜养...